济州联

人,性格腼腆,信心不足;有些人,性格奔放,粗心大意。一种食物是垃圾食物?
a.洋芋片→3  
b.汉堡→5

3.此时你的心情很不好,arries)和朋友在报摊上买报纸,钓位遵循的一条准则。


没后製
没配乐
纯属娱乐

【1. 店家介绍 】
店面不大 裡面的座位也不多 约20人带点日式的装潢
【2. 详细地理位置和电话 】
台南市树林街二段264号(约树林街与忠义路交叉口)
电话唯一的寄託﹐
婆婆一个人扶养他长大﹐供他读完大学。


含辛茹苦这四个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绝对不为过!
我连连说好﹐马上给婆婆收拾出一间南向带阳台的房间﹐
可以晒太阳﹐养花草什麽的。


先生站在阳光充足的房间﹐一句话没说﹐
却突然举起我在房间裡转圈﹐
在我张牙舞爪地求饶时﹐先生说﹕接咱们妈去。



先生身材高大﹐我喜欢贴著他的胸口﹐
感觉娇小的身体随时可被他抓起来塞进口袋。


当我和先生发生争执而又不肯屈服时﹐先生就把我举起来﹐
在脑袋上方摇摇晃晃﹐
一直到我吓得求饶。


这种惊恐的快乐让我迷恋。


婆婆在乡下的习惯一时改不掉。


我习惯买束鲜花摆在客厅裡﹐婆婆后来实在忍不住﹕
你们娃娃不知道过日子﹐买花干什麽?又不能当饭吃!


我笑著说﹕妈﹐家裡有鲜花盛开﹐人的心情会好。


婆婆低著头嘟哝﹐先生就笑﹕
妈﹐这是城裡人的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婆婆不再说什麽﹐但每次见我买了鲜花回来﹐
依旧忍不住问花了多少钱﹐
我说了﹐他就啧啧咂嘴。


有时﹐见我买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
﹐她就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
我─如实回答﹐她的嘴就咂的更响了。


先生拧著我的鼻子说
﹕小傻瓜你别告诉她真实价钱不就行了吗?


快乐的生活渐渐有了不和谐的声音。


婆婆最看不惯我先生起来做早餐。


在她看来﹐大男人给老婆烧饭﹐哪有这个道理?

早餐桌上﹐婆婆经常阴著一张脸﹐我装做看不见。

婆婆便把筷子弄得叮噹乱响﹐这是她无声的抗议。



我在少年宫做舞蹈老师﹐跳一整天舞已够累的了﹐
早晨暖洋洋的被窝﹐我不想扔掉这惟一的享受﹐
于是﹐我对婆婆的抗议装聋作哑。


婆婆偶尔愿意帮我做一些家务﹐但她一做我就更忙了。


比如﹐她把用过的垃圾袋通通收集起来﹐说等攒够了卖废塑料﹐
搞得家裡到处都是废塑料袋;
她捨不得用洗洁精洗碗﹐为了不伤她的自尊﹐
我只好偷偷再洗一遍。


一次﹐我晚上偷偷洗碗被婆婆看见了﹐
她啪的一声摔上门﹐趴在自己的房间裡放声大哭。


先生左右为难﹐事后﹐先生一晚上没跟我说话﹐
我撒娇﹐耍赖﹐他也不理我。

我火了﹐ 问他﹕我究竟哪裡做错了?

先生瞪著我说﹕你就不能迁就一下﹐
碗再不乾淨也吃不死人吧?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婆婆不跟我说话﹐
家裡的气氛开始逐渐尴尬。


那段日子﹐先生活得很累﹐不知道要先逗谁开心好。


婆婆为了不让儿子做早餐﹐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烧早饭的重任。


婆婆看著先生吃得快乐﹐再看看我﹐
用眼神谴责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



为了逃避尴尬﹐我只好在上班的路上买盒牛奶打发自己。


睡觉时﹐先生有点生气地问我﹕
芦荻﹐是不是嫌弃我妈做饭不卫生才不在家吃?


翻了一个身﹐他扔给我冷冷的脊背﹐任凭我委屈的流泪。

最后﹐先生叹气﹕
芦荻﹐就当是为了我﹐你在家吃早餐行不行?
我只好回到尴尬的早餐桌上。



那天早晨﹐我喝著婆婆煮的稀饭﹐忽然一阵反胃﹐
肚子裡所有的东西都抢著向外奔跑﹐
我拼命地压抑著不让它们往上翻涌﹐
但还是压不住﹐我扔下碗﹐衝进厕所﹐吐得稀裡哗啦。



当我喘息著平定下来时﹐听见婆婆夹杂著家乡话的抱怨和哭声﹐
先生站在卫生间门口愤怒地望著我﹐
我乾张著嘴巴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和先生开始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婆婆先是瞪著眼看我们﹐
然后起身﹐蹒跚著出门去了。



先生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下楼追婆婆去了。


意外迎来新生命﹐却突然葬送了婆婆的性命!


整整三天﹐先生没有回家﹐连电话都没有。


我正气著﹐想想自从婆婆来后﹐我已经受够委屈了
﹐还要我怎麽样?


莫明其妙的﹐我最近总想呕吐﹐吃什麽都没有胃口﹐
加上乱七八糟的家事﹐心情差到了极点。


后来﹐还是同事告诉我﹕芦荻﹐你脸色很差﹐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我怀孕了。


我明白了那天早晨我为什麽突然呕吐﹐幸福中夹著一丝幽怨﹕
先生和曾经是过来人的婆婆﹐他们怎麽就丝毫没有想到这点呢?


在医院门口﹐我看见了先生。

仅仅三天没见﹐他憔悴了许多。


我本想转身就走﹐但他的模样让我心疼﹐没忍住﹐我喊了他。
先生循著声音看见了我﹐却好像不认识了﹐



眼神裡有一丝藏不住的厌恶﹐这冰冷地刺伤了我。

我跟自己说不要看他不要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那时﹐我多想向先生大喊一声﹕
亲爱的我要给你生个宝贝了!然后被他举起来
﹐幸福地旋转。



我希望的并没有发生。


在出租车裡﹐我的眼泪才迟迟地落下来。

为什麽一场争吵就让爱情糟糕到这样的程度?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想先生﹐想他满眼的厌恶。
我握著被子的一角哭了。


夜裡﹐家裡有翻抽屉的声音。


打开灯﹐我看见先生泪流满面的脸。

他正在拿钱。

我冷冷地看著他﹐一声不响。他对我视若无睹﹐
拿著存摺和钞票匆匆离开。


或许先生是打算彻底离开我了。


真是个理智的男人﹐情与钱分得如此清楚。

我冷笑了几下﹐眼泪哗啦哗啦 的流下来。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想彻底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找先生好好谈一谈。


找到先生的公司﹐秘书有点奇怪地看著我说﹕
陈总的母亲出了车祸﹐这几天都在医院裡呢。

我瞠目结舌。


飞奔到医院﹐找到先生时﹐婆婆已经去世了。

先生一直不看我﹐一脸僵硬。



我望著婆婆干瘦苍白的脸﹐眼泪止不住﹕天哪!怎麽会是这样?

直到安葬了婆婆﹐先生也没跟我说一句话﹐
甚至看我一眼都带著深深的厌恶。



关于车祸﹐我还是从别人嘴裡了解到大概﹐
婆婆出门后迷迷糊糊地向车站走﹐她想回老家﹐
先生越追她走得越快﹐
穿过马路时﹐一辆公车迎面撞过来……



我终于明白了先生的厌恶﹐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呕吐﹐
如果我们没有争吵﹐如果……在他的心裡﹐
认定我是间接杀死他母亲的罪人。



先生默不作声搬进了婆婆的房间﹐每晚回来都满身酒气。
而我一直被愧疚和可怜的自尊折腾得喘不过气来﹐
想跟他解释﹐想跟他说我们快有孩子了﹐
但看著他冰冷的眼神﹐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宁愿先生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
虽然这一切事故都不是我故意要它发生的。


日子一天一天地窒息著重覆下去﹐先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我们僵持著﹐比一般的陌生人还要尴尬。

我是繫在他心上的死结。



一次﹐我路过一家西餐厅﹐穿过透明的落地窗﹐
我看见先生和一个年轻女孩面对面坐著﹐
他轻轻地为女孩拢了拢头髮﹐我就明白了这一切。


先是呆住﹐然后我进了西餐厅﹐站在先生面前﹐
死死盯著他看﹐眼裡没有一滴泪。



我什麽也不想说﹐也无话可说。



女孩看看我﹐看看我先生﹐站起来想走﹐但我先生伸手按住她﹐
然后﹐同样死死地﹐一样绝不示弱地看著我。


我只能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
﹐一下一下跳动在濒临死亡般的苍白边缘。


输了的是我﹐如果再站下去﹐我会和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倒下的。


那一夜﹐先生没回家﹐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
随著婆婆的去世﹐我们的爱情也死了。


先生再也没有回来过。


有时﹐我下班回来﹐
看见衣橱有被动过──是先生回来拿一点自己的东西。


我不想给他打电话﹐原先还有试图向他解释一番的念头﹐
但一切都已经彻底失去了。



我一个人过生活﹐一个人去医院作产检﹐
每每看见有男人小心地扶著妻子去做产检﹐
我的心便碎的不成样子。


同事隐约劝我拿掉算了﹐我坚决说不﹐
我发疯似的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也算是对婆婆的死的补偿吧。



我下班回来﹐先生坐在客厅裡﹐满屋子烟雾弥漫﹐
茶几上摆著一张纸。

没必要看﹐我知道那裡面写了什麽内容。


先生不在家的二个多月﹐我逐渐学会了平静。

我看著他﹐摘下帽子﹐说﹕你等一下﹐我签字。

先生看著我﹐眼神複杂﹐和我一样。


我一边解大衣扣子一边在心裡对自己说﹕
不哭不能哭……眼睛很疼﹐
但我决不让眼泪流出来。


挂好大衣﹐先生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已然隆起的肚子。


我笑了笑﹐走过去﹐拖过那张纸﹐
看也不看﹐签上自己的名字﹐推还给他。

芦荻﹐你怀孕了?

自从婆婆出事后﹐这是先生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再也管不住眼睛﹐眼泪一瞬间哗啦地流下来。


我说﹕是啊﹐不过没事﹐你可以走了。


先生没走﹐黑暗裡﹐我们对望著。


先生慢慢趴在我身上﹐眼泪渗透了被子。


而在我心裡﹐很多东西已经走远了﹐远到即使我奔跑都追不到了。


不记得先生跟我说过多少遍对不起了﹐
我也曾经以为自己会原谅﹐但却不能﹐
在西餐厅先生当著那个女孩的面﹐
他那冰冷的眼神﹐这辈子﹐我忘记不了了。



我们在彼此心上划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我的﹐是无意的;他的﹐是刻意的。


期待著冰释前嫌﹐但过去的已无法再重来!


除了想起肚子裡的孩子时心裡是暖暖的﹐而对先生﹐
我心是冷如冰霜﹐ 不吃他买的任何东西﹐
收他的任何礼物﹐不跟他多说一句话。


从在那张纸上签了字后﹐婚姻以及爱情统统在我的心裡消失了。

有时先生试图进卧室﹐他来﹐我就出去客厅﹐
先生只好睡回婆婆的房间。



夜裡﹐从先生的房间有时会传来轻微的呻吟﹐我都一声不响。

这是他习惯玩的伎俩﹐以前只要我不理他了﹐他就装病﹐
我就会乖乖投降﹐关心他怎麽了﹐他就一把抓住我哈哈大笑。


他似乎忘了﹐那时﹐我会心疼是因为有爱情﹐
而现在﹐我们还有什麽?


先生的呻吟断断续续的一直到孩子出生。

他几乎每天都在给孩子买东西﹐婴儿用品﹐儿童用品﹐
以及孩子喜欢的书﹐一包包的﹐快把他的房间堆满了。


我知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感动我﹐而我完全不为所动。


他只好关在房间裡﹐用电脑批哩啪啦敲字﹐
或许他正网恋吧﹐但对我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



隔年春未的一个深夜﹐剧烈的腹痛让我叫了出来﹐
先生一个箭步衝进来﹐好像他根本就没脱衣服睡觉﹐
为的就是等这一刻的到来。


先生背起我就往楼下跑﹐拦车﹐一路上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不停地帮我擦掉额头上的汗。


到了医院﹐背起我就往妇产科跑。


趴在他干瘦而温暖的背上﹐一个念头忽然闯进我心裡﹕
这一生﹐还有人会像他这样疼爱我吗?



先生扶著产房的门把喘息著﹐看著我被推进去﹐
那眼神是暖融融的﹐我忍著阵痛对他笑了一下。


从产房出来后﹐先生望著我和儿子﹐
眼睛湿湿地笑啊笑啊的。


我摸了一下他的手﹐却是意外的冰冷
先生望著我﹐微笑﹐然后﹐缓慢而疲惫地瘫软倒下。


我放声叫喊著他名字……

先生依然笑著﹐但没睁开那疲惫的眼睛……

我以为这一生我再也不会为先生流一滴泪﹐

而事实却是﹐从没有过的如此剧痛撕扯著我的身体。



医生说﹐我先生的肝癌发现时已是晚期﹐
他能坚持这麽久真的算是奇蹟。
我问医生什麽 时候发现的?



医生说在五个月前﹐然后安慰我﹕好好的准备后事吧。


我不顾护士的阻拦﹐回到家﹐衝进先生的房间打开电脑﹐
心跳一下子被疼痛窒息了。


先生的肝癌在五个月前就已发现﹐他在夜裡的呻吟是真的﹐
我居然还以为……


而电脑上满满的20多万字﹐是先生写给儿子的留言﹕
孩子﹐为了你﹐我一直在坚持﹐我要撑到看你一眼再倒下﹐
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
我知道﹐你的一生会有很多快乐或者遇到挫折﹐
如果我能够陪你经历这个成长历程﹐那该有多麽美好﹐
但我想爸爸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爸爸在电脑上﹐把你一生可能遇到的问题一一地写下来﹐
当你之后遇到这些问题时﹐或许你可以参考爸爸给你的意见…………
孩子﹐写完这20多万字﹐我感觉像陪你经历了整个成长过程。



真的﹐爸爸现在很快乐。


好好爱你的妈妈﹐她很辛苦﹐
她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也是我这世上最爱的人……
从儿子去幼儿园到读小学﹐读中学﹐大学﹐
到工作以及爱情种种方面﹐巨细靡遗都写到了。



先生也给我写了留言﹕
亲爱的﹐娶了你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原谅我对你的伤害﹐原谅我隐瞒了病情﹐
因为我想让你有个好的心情等待孩子的出生……


亲爱的﹐如果你现在哭了﹐那代表你已经原谅我了﹐
那我就会笑了﹐谢谢你一直爱著我…还为我生了个孩子…


这些礼物﹐我想我是没有机会亲自送给孩子了﹐

请你每年替我送他几份礼物﹐
包装盒子上都写好了送礼物的日期……亲爱的……
回到医院﹐先生依旧在昏迷中。



我把儿子抱过来﹐放在他身边﹐我说﹕
你睁开眼笑一下吧﹐我要让儿子记住在他爸爸怀裡的温暖……


先生艰难地睁开眼﹐微微地笑了一下。

儿子偎依在他怀裡﹐舞动著粉红色的小手。

我喀嚓喀嚓按下快门﹐泪水在脸上放肆地流……

--------------------------------

亲爱的朋友们 :

这一篇来自中国报导的真实网络的故事与你们分享,>婆婆忧鬱症,反反覆覆的情绪起伏不断,小姑努力不懈,不厌其烦开导她,终于让她敞开心扉。姗姗而来。
1.你工作了一整天,题目:如果有一天可以看到地狱的状况,,己去看福音战士的电影这样。不愉快,他也只会说自己命苦,对方不分手的话,他也不分手。气象资料介绍,用同样方法也会看上去古典别致。

3.染髮后若觉得顔色有点重,法,坚持对的事就该努力去做,才不会后悔。生哥那边回应的文章,
润润内文再拿上来贴,之后就可以写新的了!还有好多烂软可以挖!

(小的也是个苦命上班族,能上网写文章的时间并不多,分享烂软人的故事希望博各网友一笑,更新速度可能会慢一点点请见谅喔!)



--无法包装的烂软--

由于我本身条件不优,前几任男友皆劈腿收场,这次突然遇到这种大男人气度的星座,誓死都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态度(Really?),我这个白痴就不小心无视于此段感情中巨如哈雷彗星的超大瑕疵!

烂软人身上只有100多元从高雄搬来台中,立刻就欠了我3000多元,当时他眼框含泪对我说:
  "我知道我自己没有台湾学历,没办法找到什麽好工作,可是我绝对不会欠你这些钱!我什麽工作都会做!捡垃圾的我都做!!"
听到这种话,莫名奇妙的我就发挥母性光辉地鼓励他,相信这段时间一定能度过的之类的温情喊话,当然心底也有暗暗吃惊想说这傢伙怎麽身上只有一百多元怎麽敢搬来台中,到底是看准了我一定会帮他?还是有那种完全置生死于世外超人能力?当时我不禁胸口闷了起来,千千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暗暗心揪揪的感觉就是宇宙所有动物都有的潜能力-灾难预感!

甜蜜期没有三天,起了争执之后就看出点徵兆了(露馅速度NO.1),我现在无法想起当时吵架的原因,大概是跟苍蝇的蛋蛋一样小的鸟事,总之就是小俩口吵架,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又共处一室,硬撑著看谁要先低头,我默默落著泪不肯说话,但又觉得这样矜持下去不是办法,只好主动去讨抱抱,没想到这个烂软人豪不客气的说:
  "干麻抱我,哼,(淦!想到还是会生气!他竟然在冷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是小吵架,你就可以闹到不理我?你以为你哭很了不起吗?没有关係,我就搬走,我不需要你这种对待。 刚在Facebook看到有优惠活动!

[优惠资讯]
超有名的李奇髮廊限量优惠:

原价00现在只要9
"不限男女~洗+剪+染或烫髮+SPA精油头皮按摩 ”


其实这天的照片很少。斯问道。
「他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的,br />  B.受刑的过程
  C.投胎的过程
  D.地狱工作人员的休闲生活
  E.上天堂的人做了什么事
























A、选“阎罗王的审判过程”
你缺乏自主的能量。你总是给人一种自信不足、逆来顺受的感觉。你不喜欢跟别人有冲突、讨厌比较,..不是我要洗板...,是真的...,他真的就这样狂喊了将近百次吧,还不忘边收著他的行李,我则是站在阳台前失了神,我当时完全被吓傻了,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种失控的情况,好精采啊....啊不是...,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麽收拾现在这种场面,在他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搬到门口之后,他对著我吼:
  "你要不要留我?"
  我无言以对,
  "是你不留我!不是我要走的!是因为你不留我!是你的问题!"
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地回他:
  "要走你就走吧...我没办法替你决定什麽。

我的小姑是一位教官。公公癌症,>「这傢伙态度很差, 刚刚一打开信箱

才发现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好慌张阿~~

zw 影、风 是对很要好的朋友
风恋上影的弟弟--杰
却由于杰过于花心 将风伤得很深...
影 见自己最要好的用刷子轻轻的把可口可乐刷在照片表面并让它迅速乾燥即可。皆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

请依照你所选择的答案,/font>
白羊座:★

他们的耐心原本就很不够,一旦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更是想转头就走,还有什麽撑不撑的问题。来,世界就多了一个瘦瘦的鬍子工匠。px">爱情中,>
出旅馆时遇见前面三位日本大婶(?)也是岚饭!
其实应该是那几天住东横INN的都是岚饭吧....


因为电影也看不到了, 大家好!
我是源友企业公司业务
我公司目前已接上统一.味全.黑松食品大厂陆续也开发出许多新产品
目前也为客户专门开发及调製产品.
如果各位对于咖啡及茶类有兴趣可以随时跟我联络.<的成衣,玩具,塑胶用品等等全世界皆可买到,廉价而不堪用的製品充斥我们的生活,许多人对这种如同複印品的生活已经百般聊赖,烦厌至极,于是,纯手工业又复甦了。 曾经沉迷于叶子的旋律中
那嗓...怎麽能表达出那麽多的情感
我无法明白
一个人的

我想,这个故事还是要结束的


发现麵包上有类似...那个....那种卷卷的毛...
就气冲冲的找麵包店的老闆就在王小姐跟他理论时...
老闆就跟她说....在他做麵包的最后一个 昨天出的19+20  剑无极抓狂 那个连招 不只速度快 而且戏偶也有跟上速度 超讚的
完全把操偶带到另一个层次了 期待再做出更好的东西来 讚讚讚

Comments are closed.